当前位置 :
佳人相约
更新时间:2022-10-06 17:35:38

大学毕业我就职于一家广告公司,两年后公司重整架构,我没有得到提升,毅然辞去了工作。熟话说落叶归根,再三考虑之后,决定回家乡备考公务员。

佳人相约

在家看了几天公务员教材,突然接到老同学王平的电话,他说一班哥们儿为庆祝我游子回家特意组织了一场聚会,言外之意不醉不归。我真心不想去,因为这班家伙要么是公务员,要么在事业单位,有的是人民教师,有的自己做生意发了财,最一般的也结了婚。审视自己两年在外工作没攒下多少钱,好了一年的女朋友因为不想跟我回小县城也与我分手了,我一无所有,去了只有羡慕旁人的份。

但一班老朋友这几年很少见面,难得有这么个机会,硬着头皮也得上了,不知道刘晓琳会不会来,自从我有女朋友后就再没有过她的消息,就算她没来也可以打听一下她的近况。

他们在本县最有名的鱼庄订了个大包,我到的时候能来的都来了,带我十三个人,个个熟脸,其中三对属于熟着熟着就亲了的那种,可惜刘晓琳不在。从小到大这么多年,无论事业爱情该不该成的都成了,只有我像漂流瓶似的飘来飘去靠不着岸,想见的人也没来,心中那个失落别提了。

我有个坏习惯,心里不舒服遇酒便畅饮,喝着喝着就高了,然后什么都不知道了。醒来的时候我躺在一个黑漆漆的房间里,我掏出手机照了一圈周围,原来是旅馆的房间。我扭亮床头灯,晃悠悠地倒了杯水喝下,再看时间,已是晚上十一点多了。

躺回床上辗转了一会,才想起忘了打听刘晓琳的消息,不由得一拍脑门,我真坑爹。这时手机响了起来,号码陌生,我按下接听键:“喂,谁啊?”

“是我。”

听声音挺耳熟的,但我不确定,我试探着问:“琳?”

“嗯。”

我一阵激动:“正愁见不着你呢,你怎么有我的号码,你在家吗,睡了没?”

刘晓琳没有回答我连珠炮似的发问,她很淡然地说:“你现在忙吗,我想请你过来帮我一下。”

“好啊。”我不假思索地答应,也没问帮什么忙。

“还记得我家吧,南田路十六号,到了按门铃。”刘晓琳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我一招咸鱼翻身冲出了旅馆,拦了辆出租车直奔南田路,一路上我在想见了面该说些什么,要不要来一个久别的拥抱什么的,她说需要我帮忙,大半夜的能帮什么忙,不会是修保险丝断了吧。我自娱自乐地想着,十分钟不到就到了南田路。

这么多年了,南田路十六号还是那间三层小楼,我抬头仰望,整栋楼黑漆漆的没有一丝光亮,我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该不会是刘晓琳和老同学们合伙起来作弄我吧?

我回拨刘晓琳的手机,提示对方暂时无法接听。我打给王平,这家伙接电话速度到是很快,更快的是暴雨般的责骂:“你妹的你是不是有病这么拼命喝酒,搞得大家还要服侍你,你丫的我本来要给你介绍个美女全被你搅黄了,人家美女说不想跟酒鬼来往,见了你那副尊荣立马掉头走人,你对不起自己就算了,总不能浪费我一片苦心啊。”

“你丫的别装了快出来开门。”我开门见山地说。

王平愣了一下:“开门,你在我家外面?”

我心道你小子还装,我说:“是的,快出来开门。”我听到王平拖鞋高频率撞击地板响亮的声音,然后是开门声,短暂的安静,再然后,王平开始大声咒骂:“你妹的忽悠我,李然你等着,明天再找你算账。”

我看着刘晓琳家丝毫不动的大门,我试探着问:“你没在刘晓琳家?”

“来了也不按门铃,在跟谁打电话呢?”刘晓琳突然出现在门口,吓了我一跳,这时候手机嘟的响了一声,屏幕全黑,没电了。

我用了一秒钟回复镇定,迅速把手机揣进裤兜,挤出一丝笑容:“给你打电话呢,竟然打不通。”

刘晓琳哦的一声:“我手机信号不好。”

我走近了一点,仔细端详许久未见的初恋,昏暗的光线下她的脸色有些苍白,不知为什么我的心底竟然有一丝隐隐的伤痛,我说:“你还好吧。”

她侧身让开,说:“还行,保险丝断了,爸妈没在家,我也不会修。”

“你家居然还在用老式的保险。”我边走边说,“赶紧换新式的吧,跳闸了抽上去就行。”

刘晓琳没理会我的话,默默地在前面带路。她家一楼有两个杂物间和一个小客厅,整栋楼的保险在里边的杂物间里,过道黑漆漆的,深蓝的窗户透着着路边幽暗的灯光,除了脚步声,什么都听不到。我感觉怪怪的,紧跟了几步说:“手机拿出来照照,黑布隆冬的有点寒碜。”刘晓琳呵呵一笑,说:“大男人还怕黑?”

“怎么可能。”我扯了扯嗓子,“只是有点奇怪。”

刘晓琳递给我一支蜡烛,说:“你在客厅坐着,我上去找保险丝。”我应了一声,点燃蜡烛,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刘晓琳自己上楼去了。

我环顾四周,一楼的客厅还是以前的样子,没多大变化,我点了一根烟,静静等待刘晓琳。一根烟抽完,刘晓琳没下来,也没有任何动静,整栋楼寂静得透着一些诡异。我大声叫刘晓琳,没有任何回应。

我心道开什么玩笑,在忽明忽暗的烛光下,我一步步来到二楼,二楼有三个房间一个客厅,我轻车熟路地打开刘晓琳的房门,里面空空荡荡没人,我又叫了刘晓琳一声,整栋楼没任何回应。我相继打开其他房间的门,没见任何人,难道刘晓琳跑到三楼去了?

三楼是厨房,书房和阳台,我转了一圈,没找到刘晓琳,夜风徐徐,我骨子里一阵阵凉意上涌,事情很不对头啊。

“救命!”二楼突然传上来一声呼喊,紧接着是被人捂住嘴的闷哼,是刘晓琳!我迅速下到二楼,只见昏暗的客厅站着五个人,四个面目不善,刘晓琳软绵绵地被后面两个扶着,头部下垂,被打昏了。

“你,你们想干什么?”我紧张地后退,敌我数量悬殊的情况下,我天生的胆怯毫无遗漏的暴露了出来。

挡在我前面的家伙抽出一把匕首,我急忙左顾右盼寻找可以防身的东西,除了这四个不速之客背后柜架上的花瓶,我旁边没有任何可以用来防身的道具。

“有话好好说,什么都可以商量。”我额头上的汗一滴滴往下流,自由落体在地板上。

那家伙转身一刀扎进了刘晓琳的胸口,刘晓琳哼了两声,瘫软在地上,很快一动不动了。我倒吸一口凉气,一步步往后退到墙角,口中呜咽,脑海一片空白,想喊却喊不出来。

这时候有个白衣男子冲了上来,他见到血泊中的刘晓琳,瞳孔瞬间放大,他扑过去抱起地上的刘晓琳,怒不可遏:“谁让你杀她的,是谁允许你这么做的,混蛋!”凶手站在后面冷冷地说:“你不是说没人在家,怎么会有个女的在,她不死我们就暴露了。”

白衣男子回过头死死瞪着凶手,他咬着牙一字字说:“你可以打晕她。”我看到白衣男子眼中泛着的泪光,我不知道他是谁,但可以肯定他是刘晓琳认识的人,而且很熟。

“算她倒霉看见我的样子,只有死人才会保守秘密。”凶手背负着双手,好像一个英明的领导者。

“混蛋!”白衣男子放下刘晓琳,刚起身要冲向凶手,另外两名帮凶立刻擒住了他,凶手一拳击中白衣男子腹部,白衣男子痛苦地躬下身,干咳了几声。

“记住你的身份,李亚华,再敢造次别怪我心狠手辣。”凶手捏着白衣男子的下巴,目光阴冷,“我去拿钻石,然后马上出发去A市,别再浪费时间。”说完他进了刘晓琳父母的房间,一会儿就出来了,五人迅速离开了现场。

奇怪的是从始至终他们都没看我一眼,好像我根本不存在,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大约过了五分钟才逐渐恢复了运转。我惊慌失措地爬到刘晓琳的尸体旁,想要抱起刘晓琳,双手却从刘晓琳的身体穿过,我吃了一惊,试图再次抱起刘晓琳的尸体,我碰到的依旧只有空气,难道这一切都是幻象?

我惊魂未定地下了楼,跌跌撞撞逃出门的时候撞到一个人,是王平。

王平喘着气说:“你说你在这里的时候我就吓了一跳,你来这做什么,刘晓琳两个月前被人害了,她父母也搬到了另一个城市,这间小楼早空了,我本来早想告诉你,又怕你想不开影响考试,对了,你是怎么进去的?”

此时此刻我好像明白了什么,我告诉王平刘晓琳曾经给了我一把她家的钥匙,我本来打算突然出现给她一个惊喜,谁知扑了一个空。

我一夜没睡,回想了事情的前后,似乎明白了刘晓琳究竟要我帮她什么。第二天一早我出现在警局,几天之后,警方在A市抓获了这个诈骗偷盗集团团伙,李亚华负责接近他们选定的目标与之建立亲密关系,再探寻机会入室盗窃或行骗。那晚刘晓琳本来应该和父母一起去亲戚家串门的,李亚华一早探听到了这个消息便开始与同伙计划入室盗窃刘晓琳家传的钻石,可他没想到刘晓琳因为不舒服留在家休息,更没想到他的同伙居然如此心狠手辣。

我去看守所看过一次李亚华,他确实有些与众不同,落入法网后他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垂头丧气,我们谈话的整个过程他表现得很从容,好像被抓是一件很自然的事,也许这正是他吸引异性的地方。他说他唯一遗憾的是不知道我是怎么得到资料给警方的,他说他以前作案时不会留下真名和任何线索,事主即便报案警察也无从查起。

我当然不会告诉他我看到的一切,我问他是不是真的喜欢刘晓琳,我很清楚地看到一丝落寞在他脸上一闪即逝,他说刘晓琳不仅漂亮,而且很单纯很善良。

大地查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大地查(dadicha.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邮箱: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9-2021 大地查 dadicha.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2823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