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风筝
更新时间:2022-10-06 19:30:54

在这个村落,每个人生下来都有一座坟。

风筝

村子太小,人们的生老病死都将与它有关。

村子里常常飘着很多风筝——那是村子里惟一的娱乐。它们跳着望向远方的时候,我常会从耳边拾得一二句叹息。那些满脸褶皱的人,从一座房子慢慢走向一座坟。

我与他们同庸碌,只是从一个定点,不变轨迹地移向另外一个定点。

于是当我意识到这些都不会是一种定论的时候,我约了娃子在一个没有月亮的夜里私奔。娃子跟我一样,有很多很多的风筝。那些长得没有规则的风筝上面,涂涂画画的却都是同一种东西。

我打包了十袋干粮,娃子也是。然后彼此长篇大论了很多。

末了,他补充一句,妞,如果咱们出去了,就死也不再回来。

走的那一天,我们没有带任何一只风筝,因为我们知道,此刻的他同我便是一只没有线的活体风筝,将要飞向远方。

待大多数人都熄灯睡了,我们就出发了。

可就在我们将要出村口的时候,刚从邻家串门回来的王婶,猛地撞在了我的身上。

那个平日中规中矩的女人望着我们零散的行头,愣了几秒。接着,她突然坐在地上大声呼喊起来。

她喊:“不好啦,娃子要走啦,快出来人啊,娃子要走啦!”

接着,村头的灯明明灭灭地亮起来。然后一排排地倒向我们。

一会儿功夫,村里的人就全到了。

他们有的披着破旧的羊皮袄,浑浊的眼睛里满是充血的愤怒;有的漠然,只是蹲在人群里不屑地张望;不懂事的孩子咬着手指头,紧抓着一只蝴蝶的风筝翅子,吓得哇哇大哭。

我知道那里面有远远躲藏的父母,他们站在高处,却在人群的最后。

娃子与我同那些人僵持。他说了很多,我却颤抖着身体只是站着。

良久,村长站出来,握着烟袋的手抬起来指指远方。

人群自动地让出一条路,我和娃子头也不回,撒腿就跑。

跑远的时候,村头开始唱起村子里久违的山歌。那是一首我小时候会听到,却很久都未曾耳闻的旋律,浑厚天扬,却声声压着调子,像是绝望。

我们在那些山峦里艰难地走路,遍山的荆棘在每一个日出日落里拧成一种莫名的力量。

我们偶尔也会从高处望见有人放风筝,它们高高低低的时候,娃子就会停下来,眼角湿润地望向远方。

只是很快,我们突然间发现那些人的背后,还有重重障碍。猎人布下的陷阱,出没的毒蛇,甚至还有人——我们从未见过的装扮,只是模样像极了我们。

就在干粮吃完的那天,我跟娃子坐在山头,不再动,谁也没有说话。

过了很久很久,娃子缓缓地站起身来。

他对着村子的方向开始嚎啕大哭。

凄厉的哭声穿过一只只飞在高处的风筝,刺破了最后的希望。

就是彼此奄奄一息的那日,我们回到了村子。

村里的人们并未多望我们一眼,只是习以为常般地继续劳作。

村里依旧有放风筝的人,却再也不是我们。

因为我知道。

在这里,每个人生下来都是一座坟。

大地查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上一篇 : 李保安的爱情
下一篇 : 鬼故事的鬼
大地查(dadicha.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邮箱: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9-2021 大地查 dadicha.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2823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