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怎么逃离
更新时间:2022-10-06 18:51:49

凌晨三点半,学晟听到屋后有异常的响动,令人毛骨悚然,那声音似乎是咀嚼骨头的动静,发出“嗑吥嗑吥”的声音,学晟一身冷汗,突然一声略带愤怒的猫叫声使学晟瞬间清醒,原来是一只啃骨头的猫。

怎么逃离

时值暑期,酷热难当,学晟被吓醒后更是感觉热气逼人,起身到院子里冲了个凉水澡,躺下后还是不能入睡,猫啃骨头的声音还在断断续续的传来,房后似乎传来了一阵脚步声,由远至近,逐渐清晰,等声音临近时猫不甘心的叫了一声“喵”后就再无声息了。

脚步声在屋后停了下来,那时已将近四点,一弯残月挂在西天,学晟警惕的坐了起来,不会是听房的吧,农村有一种风气,新婚夫妇在典礼后的一小段时间内会被一些无聊的人听房,等晚上睡觉的时候这些人就会无声无息的来到新人的后窗下,静听新人在床上的动静。前几天大哥刚典过礼,不会是来听大哥的房的吧,但时间不对啊,这都快天亮了,就在学晟拿不定主意时屋后又传来翻越院墙的声音,不好,是小偷!

但学晟坐着没动,父亲生前因为宅基地的问题跟屋后这家邻居闹过矛盾,还差一点打起来,现在两家基本没什么往来,学晟甚至有点幸灾乐祸的感觉,反正睡不着了,干脆暗中去探个究竟。

屋后的户主李有财是个结婚没几年的年轻人,他的老爹入土多年,尚有老母在世,主要职业是跑长途运输,业余爱打麻将,跟大部分人一样,也是输多赢少,自己跑长途赚的钱倒有大半输进去,所以家境有些悲惨,说实话,这个小偷偷的不是人家。但这个户主有个很漂亮的媳妇儿,当年他们结婚时街坊邻居们初次目睹新媳妇儿的芳容时,个个赞不绝口,都觉得李有财捡了个大便宜,甚至有人认为比中了百万彩票还要赚,持这种看法的是以前的木匠,现在镇上家具厂的老板郭四,他说这句话时是村上木匠铺的老板。

郭四这个人头脑很灵活,上学虽不怎么样,但学手艺很有一套,初中退学后在村上的木匠铺打下手,做活儿很有眼色,暗中学会不少东西,老师傅看这小子挺上进,学的又快,干脆收他当了徒弟开始正经传他手艺。师傅归西后,郭四成为了木匠铺的老板,由于他为人和气,做出来的木器有质量保证,又有经商头脑,木匠铺的生意越做越好,没过几年,将木匠铺升级为木器公司,并将厂址移到了镇上,生意越做越大,最近两年在镇上也是小有名气的乡镇企业家。

郭四的公司虽然在镇上,但家还在村里,镇上到村里也不过五六里的光景,所以他每天都还在家睡觉休息,其实大家不知道,郭四不在厂里休息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回村能看到李有财的漂亮媳妇儿。郭四跟李有财家住在同一个胡同,中间只隔一户人家,也算是邻居。每天傍晚郭四回村后就搬个躺椅坐到门口,就为等青儿从他们家门前经过。青儿是个家庭主妇,在家洗衣做饭,忙里忙外,照顾老小,地有活儿的话下地劳作,虽然已是一个五岁孩子的母亲,但比起当年,似乎更有风韵了。

青儿当然知道自己长的好看,走在路上从男人们发直发绿的眼光中就可以感受出来,回到家拿出镜子仔细照照看,真的比那些电影明星还要好看呢,但现在早已为人妇,为人母,也就不是太在意自己的外表了,她不知道那些从她身旁走过的男人们都忍不住回头看着她的背影垂涎三尺。

有一天晚上,街坊邻居刷牙洗脚准备睡觉了,突然听到李有财家的青儿声嘶力竭的喊叫,等大家赶到时只看见青儿衣衫不整,泪流满面,没看到李有财的影子,但看到这光景大家也就想当然的猜了个八九分,肯定是夫妻间闹矛盾,说不定李有财这混蛋还动手打了青儿,青儿不堪忍受家庭暴力大声向邻居们呼救,于是大家纷纷劝解青儿说两口之间怎么会不吵架,就是动手也是有的,但毕竟还是两口子,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日子还是要过下去的,等他回来后大家让李有财这厮给你认个错,不管怎么说动手打人总是不对的,你看孩子都这么大了,他怎么还没个当爹的样儿……青儿只是一味的抽噎,什么话也不说,大家劝了一阵,看青儿这样也就无趣的散了。

郭四是最后一个去的,郭四一进门看到青儿雨打梨花的可怜样儿就一阵心疼,心想李有财个流氓一点也不知道心疼女人,这样一个仙女般的人物供着还来不及呢怎么可以打她。他进去后一言未发,过了几分钟等青儿不再抽噎,平静下来了说:“咱们做邻居这么长时间也没帮过你跟有财什么忙,我也不知道你们为什么吵架,你要是信得过我的话有什么困难跟我说,我一定会尽力帮你们的,大家都是街坊,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既然大家都在一起住,在一起生活,那就要相互帮助,谁家没个三长两短的,都是一家人,我郭四其他忙帮不上,但如果你们家财政困难,这个我自认为还是可以帮忙的……”青儿轻声细语的说谢谢四哥,说不定还真要你帮忙,但我现在想一个人静静……

郭四回家后妻子跟孩子都已经睡了,他来到院子里点燃了一根烟,吸完后又点燃了一支,等他吸完第五支时听到了敲门声,开门后意外的发现竟是穿戴整齐的青儿,青儿一进门就抱歉的说实在对不起四哥,这么晚了还来打扰你,但我只能请你帮忙了。郭四有些慌乱的说打扰什么,这不还没睡吗,放心吧,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肯定帮你。青儿说李有财个混蛋不是人,刚说了这一句就又哽咽了,郭四说你四嫂跟孩子都睡了,要不咱上房顶谈吧,青儿点点头,跟着郭四上了房顶。

房顶微风阵阵,皓月当空,村里的一切都笼罩在明亮的月色中,万籁俱寂,偶尔能听到远方飘渺的猫头鹰的叫声,给沉静的夜带来一丝恐惧。青儿跟郭四坐在两座房子的分界墙上,青儿幽怨愤恨的声音便在朦胧的夜色中飘荡开来。

青儿说我真是瞎了眼了,怎么嫁给了李有财这个畜生,当初那么多追求者我都没看上眼,怎么偏偏选了李有财这个混蛋,这个没有良心的狗东西我哪里对不起他了,我每天起早贪黑的干活儿,洗衣做饭,照顾老小,任劳任怨,从来没有抱怨过,他李有财家里的活儿哪干过一点儿了,跑运输挣了钱不供养这个家,只知道去赌博,不知道吵了多少次了,每次都说以后再也不赌了,可撑不了几天就又去了,后来我对他也彻底失望了,他这种人是破罐破摔,扶不上墙的烂泥,任其自生自灭吧,谁知道他这个流氓越输越厉害,欠的债太多,一时根本还不清。别人要砍下他一只手,他死活不答应,他说不管怎样都可以,不行的话把房子抵押给你们,但求你们千万别砍手,后来不知道哪个王八蛋想出个馊主意说不砍手也可以,但要牺牲你老婆,睡一次抵一百,你前后共欠五万三,那三千就给你免了,五万睡五百次就两清了,你看中的话就在这张纸上签字,不中的话就只能砍手了,他个没种的东西还真签了,他这种寡情薄义的孬种,在家凶的像个太岁,在外面就成个忪包子了……

“那这事儿都是李有财跟你说的吗?”“他这个流氓敢跟我说了也算有胆,他今天晚上吃过饭屁没敢放一个就遛了,肯定又去赌了,饭后有个陌生人来到我家,我说你找谁,他说我就找你,我说我不认识你啊,你找我什么事,他说看来李有财没跟你说,不过没关系,我跟你说也一样,我说说什么,他说你先把你的孩子哄睡吧,我慢慢给你道来。孩子睡下后,他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下,我当时就懵了,他还把那张纸拿出来让我看了一下,上面写道:由于欠xxx、xxx、xxx等人五万三千块钱,无力偿还,所以同意他们同我的妻子睡觉,睡一次抵一百,五百次后双方债权债务关系立即取消,下面是双方的签名。”

“我看过后就想夺过去撕了它,但那人比我更快,急忙收起来放到了口袋里,还说这可是证据,你撕了它,我找谁睡觉抵债去,话已经说明白了,开始脱吧。我愤怒的说休想,他说那就不客气了,上来就动手动脚,后来我大声喊叫,他看情况不妙,赶紧跑了,还说看李有财回来收拾你,大家赶到时都以为是李有财欺负我,其实要比他欺负我悲惨十倍百倍了。”说到这儿,青儿的眼泪又出来了。

郭四说:“李有财个混蛋真是败家子,你放心吧,四哥肯定帮你,我明天去取六万块钱交给你,你让李有财明天把他的债主都请到你家去,带上那个所谓的协议,你当面还清欠款,让他们销毁协议,剩下的几千你就补贴家用吧,这钱呢你也不用还,我就当捐给慈善事业了,你如果想工作的话可以到我的木器厂工作,俗话说宁拆十座庙,不破一门婚,我实在不愿意劝你离婚,孩子都五六岁了,能过还是过下去吧,只要他痛改前非,还是好汉一条……”“四哥,钱我是一定要还的,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从来没有见过你这么重情义的人,我……真羡慕嫂子,嫁给你这么好的人,李有财能有你一半好就不错了,说实话我如果不是想着孩子,早就跟他离婚了,我下辈子能找个你这样的人也心满意足了,既然你说我可以到你厂里上班,那我把这件事情处理完了就去,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谢什么,谁还没个困难,举手之劳,何足挂齿,你早点回去休息吧……”

青儿家几个债主刚走,李有财马上跪在青儿面前哭道:“亲人呢,哪弄的这么多钱,解救你我于水火之中?”青儿也哭道:“你以后再也别赌了。”“不赌了,不赌了,快告诉我,谁这么好心给你这么多钱。”“你先发誓不赌了。”“好,我发誓,我李有财以后再也不赌了,有违此言,五雷轰顶,天理难容,猪狗不如……”“行了,这钱是四哥借给我的,咱还要还的,四哥真是个好人。”“还,肯定还,对,四哥是个大好人。”“四哥还让我去他厂里上班呢。”“上班好,两个人赚钱总比一个人好,咱还账也会快一点。”“四哥真是菩萨心肠,咱回来一定要好好谢谢他。”“谢,一定得好好谢谢他。”

青儿在郭四的木器厂里干了一个月,月底发工资,青儿拿着工资到郭四的办公室说:“四哥,我这一千二就先还上吧。”郭四那天正好喝了酒,一下午都晕晕乎乎的,看到青儿进来就站起来把门关上,猛然拉起青儿的手说:“妹子,你难道不明白四哥的心意吗,四哥喜欢你啊,你还什么,四哥就喜欢为你花钱。”青儿吓了一大跳,想挣脱郭四的手,但他拽的太牢了,青儿脸红道:“四哥,你喝酒了,是不是醉了。”“我没醉,我清醒着呢,四哥就是喜欢你,四哥从见你的第一面就开始喜欢你了。”“四哥,这样不好!”“青儿,你说实话,你是不是也喜欢四哥,四哥知道,咱这叫两情相悦,有什么不好。”说着郭四把青儿抱住了,青儿一边挣扎一边说:“四哥,我很感激你在我困难的时候帮助我,我承认我也对你有好感,但咱们不能这样,咱都是结了婚有家室的人了,咱……咱不能让人家说闲话啊……”搂住青儿的郭四早就没有了理智,一下抱起青儿走进了办公室隔壁的休息室,青儿想极力挣脱,但一个弱女子怎能对抗过一个大男人,况且这个男人还是自己喜欢的男人。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有了第二次就有第三次,有了第三次就有无数次,郭四开始时隔三差五的找个借口让青儿去他办公室,后来有事儿没事儿都叫青儿去他办公室,最后从厂里发展到家里,只要李有财外出不在家,郭四就会趁机去找青儿,妻子酣然入睡的深夜,大雨滂沱的凌晨,甚至月光惨淡的傍明儿,郭四不放过任何时机,那天学晟听到屋后有人偷盗的动静就是错把郭四当成了小偷。

那天郭四其实想等妻子睡着后去找青儿的,但自从跟青儿“好”了以后对妻子就较为冷淡,很多天没有夫妻之实了,那天睡觉时妻子非要他一起跟着睡,郭四感觉也挺对不起妻子的,以往总说自己累,那天就从了妻子,这样晚上就没顾上找青儿,但家花没有野花香,跟妻子事毕之后郭四还是想着青儿的好,无奈体力有限,只能等下一个时机了,好在这时机很多。快四点钟时郭四醒了,看着外面朦胧的月色,郭四果断的偷偷起身去找青儿了。

其实青儿自从跟郭四勾搭上以后心里也一直矛盾着,每一次完事后就暗暗发誓说这是最后一次,但新的一次来临时还是把持不住自己,郭四对自己很好,很在意自己的感受,比李有财这个自私的东西强多了,并且四哥还给自己带来新鲜的刺激,最开始还很心虚,感觉对不起李有财,但等次数越来越多时自己的负疚感也越来越轻,甚至反感起李有财来。每次李有财外出青儿都会告诉郭四,并且晚上大门不锁,方便四哥进来。那天也一样,大门关着,里面没上门闩,但过了二十三点情郎还不现身,青儿的倦意上涌很快就睡着了。

那天村里有人死去,吹响器的在村里摆了舞台,很多村民去围观,李有财的母亲也好这口儿,看到夜里凌晨才回去,到家门口正准备叫媳妇开门,却发现手轻轻一碰门就开了,也没多想,进来后把门闩一拉就进屋睡觉了。

郭四来到青儿的家门口,轻轻推了推门,发现已经上闩了,也没多想,院墙也不高,直接翻过去了,就在他翻过去的时候,学晟已经爬到了自家的屋顶上,看着这个身影挺熟悉的,过了十来分钟还不见出来,学晟又偷偷跑到李有财家的屋后,耳朵贴着墙听屋里的动静,里面隐隐约约传来呻吟声,又听了一会儿,声音逐渐变大,青儿娇喘的声音清晰的传来:“四……哥……”学晟吓了一跳,原来屋里的汉子不是李有财,这一发现让学晟顿时精神抖擞,听到里面雨住云散没什么动静了就赶紧返回自家的屋顶上,果然过了一会儿一个身影进入了自己的视线,原来是他!

第二天晚上吃过饭学晟就在屋顶晃荡,看到青儿吃过饭开始刷锅时便遛到了他们家的院子里,低声对青儿说:“我这里有个秘密,你自己看吧。”说完把事先写好的纸条塞给了青儿,又跑到自家屋顶上等待信号。原来学晟写的是:“你跟郭四的事情我已经知道,如果不想自己的名声败坏,准备睡觉时咳嗽一声,我在屋顶上能听得到,我想干什么我想你应该很清楚。”

青儿没有办法,刷完锅就咳嗽了一声,学晟急忙下来,匆匆进入了青儿家。李有财的母亲年事已高,干什么都不灵便,所以这个人可以忽略,小孩子尚小,也可以不计,所以基本可以全心全意释放自己了。谁知学晟一进屋,青儿就给他跪下了,边低声啜泣边说:“学晟,好弟弟,放我们一马吧,你看平时我们也没有得罪过你的地方,大家都是房前屋后的邻居,你说出去把我们的名声败坏了有什么好。”学晟说:“我当然可以不说啊,关键就看你的表现了。”“学晟,你不能这样啊,你怎么能欺负我一个弱女子?”“好姐姐,好嫂子,你就从了吧,你不知道我这几年来是怎么过的,我每天晚上躺在床上满脑子都是你,你是咱们全村年轻人晚上幻想的对象呢,你说,我好不容易有了这么个机会,我怎么会轻易放弃呢,咱们就别耽误良宵了。”说着学晟就把青儿从地上抱了起来,青儿还在挣扎,奈何学晟正年轻力壮,抱着她三两步就跨入了里屋。

青儿还在低声请求,学晟说:“我没猜错的话这屋里还睡着你的孩子吧,你如果想让他看到自己的妈妈跟别的男人睡在一起的话就继续反抗吧。”这句话很管用,青儿马上就投降了,学晟像狼一样的扑了上去……事毕之后学晟马上就离开了,其实也没多长时间,但在这短短的几分钟内青儿却经历了从未有过的体验,她到现在才明白男人原来是这样的。学晟离开后的深夜郭四也如期而至,但跟学晟的身体比起来简直就是天上地下,青儿还没什么感觉郭四就已经不行了。

青儿感觉自己是个坏女人,她自己竟然渴望学晟的再次到来,学晟也从来没让她失望过,只要李有财不在,学晟就会短暂的在他们的床上停留,带给她无限的激情和满足。倒是郭四,青儿则越来越敷衍他了,他们更多的是精神上的交流,青儿为了得到更多身体上的满足并没有把学晟跟她的事儿告诉郭四。面对青儿的冷漠敷衍郭四只是感觉自己老了,身体不行了,并不知道原来有一个年轻力胜的年轻人在这方面替代了自己。

一天深夜郭四跟青儿事毕之后要去厕所方便,出来后便又去青儿的温柔乡,他没注意到院子东边一个老太太正缓步向厕所走去。老太太的屋里有便盆,但因为是热天,老太太嫌尿到便盆里屋里气味不好闻,所以夏天晚上仍坚持上厕所,因为腿脚不太灵便,所以老太太走路很慢,且行动起来无声无息。老太太看到郭四身影那一瞬间也没惊讶,因为她把那身影当成青儿了,后来近了才发现不对,不过老太太也够镇静的,等郭四进屋后她也偷偷跟进去,开始她也以为是个小偷,后来看到他钻进儿媳妇儿的卧室很久没出来就意识到问题没那么简单,她自己也年轻过,也偷过汉子,其中的刺激跟愉悦自然令人销魂难忘,但决不能容许儿媳妇儿往自己儿子头上戴绿帽!

但自己势单力薄,最终很有可能捉鸡不成蚀把米,说不定自己的老命都会搭上去,还是等儿子回来再说吧。儿子李有财在两天之后终于被母亲盼了回来,他一回来老太太就暗中跟儿子说了那天的经过,李有财也知道自己媳妇儿漂亮,刚娶进家时也有过这方面的担心,但相处久了就放下心了,青儿根本不是水性杨花的女人,这次老太太如果不是说亲眼看见他绝对不会相信的。李有财自从青儿那次替他借钱还债后,改变了很多,很少再赌了,最多也就是跟几个熟悉的朋友们斗斗地主而已。这次回来听老太太这样说心里自然不高兴,很快就跟老太太定下了捉奸计划。

李有财晚上跟青儿说这次回来休息的时间很短,明天就得走了,这个家就麻烦你多加照顾了。熬过了一晚,第二天早上李有财就走了,到朋友家躲一天,晚上开始行动。晚上十二点李有财开始往家赶,先到屋后听听是否有喘息声,喘息声没听到,倒听见说话声了。李有财没有心情听他们说什么,一把怒火早从心头升起,冲到家里,二话不说,一脚把卧室的门踹开,打开灯,两个一丝不挂的身体就呈现在他眼前。李有财也很吃惊,他没想到这个给自己戴不掏钱帽子的人竟然是救自己于危难之际的恩人,李有财惊怒交集,愤然道:“四哥,我一向敬重你,你怎么也干出这样的勾当来!”郭四这时才回过神来,慌张说:“有财,有话好说……”“有什么好说的!”这时李有财又看到青儿在穿衣服,上来就是一脚,青儿翻倒在床上,李有财说:“你个贱人!你还要脸不要了,你怎么偷汉子!”郭四忙挡在青儿面前说:“不关她的事儿,都怨我,是我害了她,是我先勾搭她的,有财,你打我吧,你欠我的钱也不用还了……”“滚,都给我滚!”郭四灰溜溜的走了,李有财把青儿打了一顿,第二天也消失不见了。

一连几天都不见李有财的踪影,老太太看到青儿就说三个字:“作孽啊!”青儿自然不再去郭四的木器厂上班了,郭四这几天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难得有碰见他的时候。学晟也发现李有财这次回来似乎没呆几天就又走了,晚上他又到青儿的房间,这次他体会到了青儿从来没有的热情,青儿的声音能让将要出洞的老鼠吓回窝里去。他这次也不像以前办完事儿就走,他说了句:“好嫂子,我一辈子都记得你!”这才离去。

青儿在床上躺了会儿,缓过神来后坐到桌子前面,找出一张纸,写了三个字:“我走了”,她就在夜幕下消失了,后来谁也没见过她。她走的那天深夜,李有财驾驶的货车跟另外一辆货车相撞了,李有财当场毙命,他出事之前还在想这次长途之后就不干这行了,在村子附近找个活干,好好陪陪青儿,她挺不容易的……

大地查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上一篇 : 道听途说
下一篇 : 杰克的领悟
大地查(dadicha.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邮箱: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9-2021 大地查 dadicha.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2823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