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爱,需要解释?
更新时间:2022-10-06 22:09:12

这天,赖河接到一个电话,刚才还笑呵呵的脸庞一下变得阴云密布起来。是什么让他如此气愤呢——原来打电话来的人是他的好兄弟,他告诉他个消息,说是看见他的老婆范雪与她的前男友——镇平很暧昧,而且范雪还倚靠在镇平的肩上,两人相扶远去。

爱,需要解释?

这下就把他给气着了,作为一个男人,最不能容忍的就是戴绿帽子——而且还发生在刚刚结婚后,这又怎么能让他不气愤呢!挂了好兄弟的电话后,马上又拨电话给范雪!

气呼呼的问道“你在哪里?”

“公司出差。不是在昨天给你说过吗。”

“是不是还有镇平在一旁?”他还是想先证实范雪与镇平是否在一块。

“是啊,怎么啦!”范雪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如实说着,可也对赖河的行为感到很不解。

“好啊,果然和他说的一样!范雪,你就慢慢在外边呆着吧!”狠狠说完,就把手机给关机了。这边的范雪还没有搞明白是怎么回事呢,就不见回应,等再拨回去时,早已是关机,急得她直躲脚,却也想不出是何原因。镇平看见她这个焦急样,赶紧的给她说“要不然你先回去看看,说不定发生什么事了。最好直接打的去,你的脚还痛着呢。这里就交给我吧!”

范雪赶回家时,只看见一地的杂乱,屋里屋外找个遍后也不见赖河的身影。又打电话询问与他玩的好的朋友——也没有什么音讯!这下她可真的焦急起来了,在家的附近东找西看的,急得都快哭出来了。

因走的路过多,脚上的疼痛感钻心传来,加上又不见赖河的身影,眼泪那是吧嗒吧嗒的掉落下来。可在此时,也看见了赖河——拿着酒瓶子的赖河正向她走来,边走还不忘喝几口,走路都已经歪歪斜斜的了,真不知道他喝了多少的酒!

“发生什么事了?”待赖河走近后,范雪止住眼泪问道。

“你还知道回来!你还有脸回来!滚……滚得越远越好!”赖河像发了疯似的咆哮。

“你在说什么?走,我们回家去,你喝醉了!”看见越聚越多的人,范雪去挽扶着赖河,有什么事,回去都好商量,这大庭广众之下,很伤面子,更何况还不知道是为何事!

没想到,范雪刚过去,就被赖河推倒在地,又被狠狠摔了一跤!身体上的疼痛和心里的委屈化作眼泪流落下来…………赖河可不顾地上的范雪如何,自顾自的又远离而去,都是一些好心的路人把范雪从地上扶起——可她站不住,又倒下去,也幸好她的身后还站着一人,很急时的接住了她!

醒来时,范雪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一侧坐着镇平和他的老婆——小英。

“醒来啦,吃点什么?”镇平关心的问道。

“不用。你们怎么在这里?”

“医院电话打来的。你这是怎么搞的,走的时侯还好好,这才一会的时间……”镇平看着躺在病床上的范雪,一脸的疑惑。

等范雪把赖河今天的所做所为一一说了后,也不禁又哭起来——她还不知道是为什么事,很伤她的心!

“我想,我知道是为什么。”小英说道。

镇平望向小英,范雪也把目光投过来。

“就在镇平回来时,赖河打了个电话给我。说镇平在外面有外遇,并且这个人就是你——范雪!当然,我并没有相信他的话,我相信镇平的为人,他是不会做出那种事的。镇平回来后就告诉我,你崴到脚了,还很严重!我想应该是因为范雪崴到脚而镇平正扶着你时,被他看见了吧!就误会了。”小英简要说道。

“如果他也打电话给你了,那他肯定打算也把你们破坏了——好狠的心,以前怎么就没有发觉呢!”范雪幽幽说来,她的心已经凉了半截——当初很爱她的赖河跑哪儿去了?

“怎么当时不告诉我?”

“正打算告诉你时,就来医院的电话了,你让我怎么说!”

直到范雪出院,赖河也未曾出现。她想通了,这种人不值得去珍惜,她要离开他。

看着小英对镇平的信任,这是两种不可比的性质。而范雪也对曾经后悔了,如果不听从父母的话,说不定不是这样的。可既已选择,也容不得说后悔。甩开思绪,她要找到赖河!

当范雪对赖河说了自己想法,他又哀求起范雪了!百遍千遍的求范雪的原谅,还说他离不开她!

“那你呢?对我的不信任又是怎样的伤害!我一人在医院里时,你又跑到哪里去潇洒去了!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

“以后再也不会有这种情况了!”赖河信誓旦旦的说道。他很爱范雪,当时是被愤怒占据了脑袋,在范雪进医院时,他就后悔自己的做法了。可是如果马上又去恳请她的原谅,范雪定会被激怒就会影响到病情的康复,而在那时,偶然间的他在医生处还得知范雪的脚被崴得很严重,需要静休一段时间,他才知道,是自己误会了,更后悔之前的做法!便打算待范雪出来后就来认错……可范雪出来后,竟会提出离婚!这是他万万没想到的——没想到范雪的脾气竟会如此倔强!好一番劝说也不起作用。

最终的结果还是两人的分道扬镳。

范雪把离婚证领了后,就打电话给镇平。她从两人分手后,一直把他当做知心朋友,一般有什么事都会告诉他,这次也不例外。

令她想不到的是,镇平在接过电话后,嘴角微微扬起。任何人都想不到,是谁把这个小小的误会造成这么大的居然是镇平!他恨范雪的孝顺,居然听了她父母的话与自己分手,从那一刻起,他就想着报复!而这次赖河的好兄弟之所以打电话给他,是因为得了镇平的好处,而恰时那人也看见当时的场景,他还打算前去帮忙,但被镇平出言阻止了。认得他与赖河关系的镇平,想到这是个绝佳的时机——他见不得范雪的幸福样!借上厕所的时间把那人贿赂了。

转头看看在厨房里忙碌的妻子,他知道老天待他也不薄!并还认为这一切是对自己的赔偿。

大地查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下一篇 : 认命的人
大地查(dadicha.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邮箱: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9-2021 大地查 dadicha.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2823号-10